首页 女性生活 娱乐新闻 社会文化 社会新闻 旅游新闻 大咖名流 教育新闻 科技前沿 财经资讯 体育新闻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历史咨询 > 正文内容

古籍数字化,难在哪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19 04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光明日报记者 杜羽

不久前,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成员、山东大学教授杜泽逊收到一封信,内容是有关部门向他征求对古籍工作的建议。近些年,在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校经处,江曦、李振聚、马清源、薛林浩、王晓静、刘尚等几十位同学在杜泽逊的带领下,日复一日地编纂着《十三经注疏汇校》。同学们纷纷发表感想,古籍数字化,是身处古籍整理第一线的他们最关心的问题。

当下信息技术突飞猛进,5G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寻常可见,但对于这些文史专业的硕士生、博士生来说,他们苦苦期待的,不是那些高科技,而只是最基本的数字化??实现古籍在线阅览、全文检索“自由”。

力度不足,看书不易

整理研究古籍,先要看到古籍。对于大多数研究者来说,线上阅览是阅读古籍最便捷、最实用的方式。

国家图书馆的“中华古籍资源库”已在线发布超过3.3万部的古籍影像;中华书局的“中华经典古籍库”已发布3000多种、15亿字的点校本古籍;爱如生公司的“中国基本古籍库”收书1万种,既有可供检索的全文,又提供古籍原版图像……这些古籍数据库,已经成为很多文史研究者须臾不可分离的助手,极大缓解了读者阅览古籍的难题。

然而,现有古籍数据库所收入的古籍,并不能完全满足学术研究的需要。据统计,全国尚有40万个版本的古籍没有实现数字化。

如果无法在线上阅览古籍,学者就会退而求其次,去查找是否有影印版。影印古籍虽然部分解决了看书难的问题,但有些丛书体量庞大、定价高昂,学生、老师无力购买。图书馆即使能买得起,也不一定能放得下。去年,江曦到一家图书馆查阅《四库提要著录丛书》,这套定价近百万元、共1200册的大书,因为图书馆书架空间的限制,迟迟没能上架供读者借阅。